前言:
原来貌似是在不知哪个地方看到的这个词,来源的那个故事应该有很多人都是见过的(不论是在论坛上或QQ群里等到地方,反正我是不只一次看到这个故事)

从我第一次看到这个故事,就被小小的给吓到了,的确小小的吓人,反正是把我吓到了。不敢想像这些事发生到自己熟悉的身边会是什么样…… 好恐怖……

今天在QQ空间里再次看到这篇文章里的这个故事,不过题目改成了:《2011最新骗局揭秘》,于是想考察下它的真实性,便求助搜索引擎了……

原文:

一对新婚夫妇到巴黎度蜜月。在巴黎,妻子在一间时尚服装店试衣服,身为丈夫 就在试衣间外等候。但等候多时却不见妻子走出来,紧张的丈夫要求店员帮忙到里头查看,却意外发现试衣间空无一人。丈夫以为妻子开玩笑作弄人,要他紧张.于是回到 酒店等她回来。几小时后却不见妻子的踪影,才知事态严重。丈夫赶忙报警,并到巴黎所有服装店和医院询问妻子下落。三星期过去了,妻子犹如从人间蒸发,音讯全无,伤心的丈夫只能收拾包袱回到**。由于无法从绝望中振作,丈夫无心工作,甚至独自生 活,决定把自己放逐,流浪到各地方。几年后,他心血来潮到巴厘岛,在一破旧的屋子参观一畸形秀(freakshow)。他见到一脏生锈的铁笼里,有一女人四肢全无,身躯, 包括脸部,犹如破布般残破,充满疤痕。她在地上扭曲着,并发出有如野兽般的呻吟声。突然间男人惊恐地发出尖叫声。他从那毫无人样的女人脸上见到,他再熟悉不过,属于他新婚不久就告失踪的妻子脸上的红色胎记。

故事的英文版

第一个发现是找到了它的英文版:

Freakshow

A young man and his new bride were honeymooning in Paris when his wife went into a restroom and didn't return. With time the man began to fear the worst and went to the police. The police thought it was most likely the girl simply had second thoughts about the marriage, but they checked it out anyway and found no evidence of foul play.

As weeks turned into months the man finally gave up on finding his beautiful wife, but his life fell into a shambles, he was so filled with grief.

Unable to hold a job or go on with his life, he took to wandering the world looking for anything that might ease his pain. Years later in Borneo he came upon a freak show in an old shabby building, he went in on a whim. In the last filthy cage he saw a twisted, scarred and mutilated woman rocking back and forth and groaning strange animal-like noises. He screamed as he recognized the birthmark on his wife's face.

(来源:http://kaoya2222.spaces.live.com/Blog/cns%211A8F74D68EADD8FF%21309.entry)

这篇文章的下面评论里有一条不知道是不是博主发的说这个是“在一个网站上摘的小故事”

维基百科里对于畸形秀的解释

百度百科里这个词条的解释和维基百科差不多。

英文的WIKI百科:(主要部分)

A freak show is an exhibition of rarities, "freaks of nature" — such as unusually tall or short humans, and people with both male and female secondary sexual characteristics — and performances that are expected to be shocking to the viewers. Heavily tattooed or pierced people have sometimes been seen in freak shows, as have fire-eating and sword-swallowing acts. The term, "freak show", is generally considered in contemporary times to be highly inappropriate and dehumanizing.

中文版翻译:

畸形秀是一种关于奇特,“天然的畸形”的展览,比如身高极度地高大或娇小的人,双性人——还有为了营造冲击人视觉的效果。在这样的展览里还能看到严重的纹身或者穿刺或者是吃火,吞剑等行为。“畸形秀”这个词语现在一般被认为是非常不人道和不适当的。

History

A freak show in Rutland, Vermont in 1941.

Freak shows were popular in the United States from around 1840 to 1940,and were often, but not always, associated with circuses and carnivals. Some shows also exhibited deformed animals (such as two-headed cows, one-eyed pigs, and four-horned goats) and famous hoaxes, or simply "science gone wrong" exhibits (such as deformed babies).

中文版对应翻译:

畸形秀流行于1840-1940年代的美国。但有时也涉及到马戏表演和狂欢节——虽然并非总是如此。有的崎形秀展览也同样展出一些畸形的动物(比如两头牛,单眼猪,四脚羊等)和流行的恶作剧或者是为了证明“科学出了点小错”的展览(比如畸形的婴儿等)

Advances in medicine and political changes led to the end of freak shows. As previously mysterious anomalies were scientifically explained as genetic mutations or diseases, freaks became the objects of pity rather than fear or disdain. The eugenics movement saw human anomalies as unfortunate mistakes of nature. In 1937, Germany passed a law outlawing freak shows, decrying them as exploitation. Thus the term "freak show" has become archaic, and is widely considered as insulting, demeaning and pejorative, in manners that dehumanize individuals based upon their appearance. Shows such as Jim Rose Circus sideshow, and those at Coney Island are more accurately termed sideshows. However, Cut Throat Freak Show still uses the term, as do many other self proclaimed freak and sideshow performers. Today, freak shows are outlawed in a number of U.S. states. For example, Michigan law forbids the "exhibition [of] any deformed human being or human monstrosity, except as used for scientific purposes".

引用地址:英文版 http://en.wikipedia.org/wiki/Freak_show
中文版:http://zh.wikipedia.org/zh/畸形秀

 

根据WIKI上的说法,这种病态的做法在德国是早就被法律上明令禁止的了,在美国亦然。

 

 

巴厘岛畸形秀原文

无意中,我还搜到了一个“巴厘岛畸形秀原文(心智不全者勿看)”的文章,貌似是这个小故事的来源,但也有人说是改编的…

原文如下:

主贴: 棉眼阳:巴厘岛畸形秀原文(心智不全者勿看)

本来是不想贴上来的 但是朋友问起 那就勉为其难- -

寻找苏珊

空气是这样的寒冷干燥。我的鼻孔忍受不了如此干裂的冷风的袭击,只好放弃鼻子本应做的工作,改用嘴巴来呼吸。休斯对我这种怪异的喘气声有些不愉快。他狠狠瞪了我一眼又立刻转移开目光。

后来怎么样了?我无视他的凶狠,盯着他发问。

……就那样呗。我还在找她。苏珊……他低头躲避着我的目光,从腰间掏出一包香烟,转身点上后便趴在窗台上,弓着身子仰望夜色。

把窗子关上。冷死了。我皱着眉头,身子不由自主地抽搐了一下,随即用冰凉的手去抚摸诺奇光滑的脊背。狗躲开了,用不满的叫声以示反抗。

也不知道这间房子沉默了多久,我只知道休斯在抽完今天的第21支烟后说他要睡觉了,于是我们把灯关了以后连同这间房子一起沉进梦乡直到天亮。

一.

休斯是个旅行家,按他的话便是一个浪迹天涯的游子。而我只是一个无所事事、用逛街来打发时日的小混混。在此之前我不认识休斯,当然休斯便也不认识我。而把我们两个人联系起来的正是睡在我们中间的这条狗。

当时我一边踢着路边的石子一边走在一条回家必经的小巷中,顺便看看这牛逼闪闪的天空。当我在感叹空气污染一天比一天严重的同时觉得脚下似乎踢到了什么东西。一开始以为是垃圾的我紧接着被一阵刺耳的叫声拉下对天空恋恋不舍的视线才发现我踢到了一条狗。

我困惑地观察者这团毛绒绒的家伙正想思考这身材与声音完全不成比例的狗的来源时,我知道我不用亲手杀死我那不多的脑细胞了——一个瘦高的男人从巷子的拐角处冲了出来,一把抱起狗,像今天那样凶狠地瞪了我一眼想要离开。

这是什么狗?一开始想道歉的我居然脱口而出。

只见那男人再次怒气冲冲地瞪了我一眼,嘴里咕咕喃喃不知道在说些什么,接着他做出了令人惊讶的事情,把狗放下后向我做了一个招手的动作:进来吧。当我再次动用稀少的脑细胞考虑这是否是个聪明的决定时,脚却大步迈进了拐角,全然不顾大脑声嘶力竭的反抗。好吧,我承认我有点迟钝。

在那间阴暗、只有一扇窗的小房子中我知道了那个男人叫做休斯。在前面我说过他是个旅行家,但其实以前不是。在1999年前,他在某个杂志社做编辑,后来与同办公室的苏珊相识之后便发生了我不说你也知道的化学反应。可惜我在读初三之前早就被劝学所以没碰过这一科目,我一直信誓旦旦只要经历一次闭着眼睛也能把那化学方程式写出来。可惜一次也没经历过。扯得有点远。有时我必须把舌头转个弯才会发现我原来想说的主题。在2000年的冬天,毫无悬念地,休斯和苏珊结了婚。

在苏珊的吵闹下两人决定到巴黎度蜜月。这也成为休斯一生中做过的最后悔的事。没有之一。

二.

在蜜月的第三天,苏珊提议去购物。已经提着两手新衣服的休斯跟着苏珊进了一家叫做摇摆的时尚服装店。在杂志社做美编的苏珊立刻挑中了一件裙子并走进试衣间。休斯得以放下手中的袋子坐在椅子上休息等待他那大变装的妻子出来。在休斯抽完他的第三支烟、接了第七个电话后才意识到妻子换衣速度也有点慢。一开始他还以为苏珊把拉链夹进肉里了还是穿不上什么的,于是敲了敲门问试得怎么样。里面没有回应。休斯这才感到事态严重。他立即要求店员帮忙到里头查看,却发现试衣间里只留下苏珊的小坤包之外什么也没有。大变装成了大变活人。当休斯走出商店回望店牌见到那个醒目的“SWAY”时,身子也不由自主地前后左右做着无规则运动。

一开始我还以为她在开玩笑,于是回到酒店等她回来。可是过了一天她还是没有踪影。休斯用拳头狠狠砸着小茶几,上面的茶杯跳起来后不幸的没有站稳,躺在茶几上,里面满满的烟灰跑了出来,随着休斯粗重的呼吸四下逃窜。

后来我报了警。可是这五六年下来还是没有线索。我面前的这个男人开始把头埋进臂弯里,像个鸵鸟一样,肩膀上下抽动。我对女人哭最不在行,何况是对一个男人呢。故事也只能暂时中止,我总不能把刀架在他的脖子上,说,你给我继续,是吧。

于是当时我也就和他告辞,临走前还不忘对那条狗摆了摆手——它立刻大叫起来。我真怀疑上辈子它是不是个男高音歌唱家。

就这么百无聊赖了一段时间后,我又想起了那条狗和它那个奇怪的主人。于是便再次来到那条巷子。这次还算幸运,我在拐角处就看到了他,只见他背着个包,狗跟在他身边。

你要走了?

这次我想去巴厘岛看看。他呯地把门关上,转过身来看着我。

那我和你一起走吧,反正我有的时间。

男人瞪大眼睛,但这次没有多凶:你行么?我点了点头,把手插进裤袋里,可以装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他好像是在犹豫,经过无数个一秒之后才微微点了一下头。

三.

或许我今后不会再提起那次愚蠢的旅行,为我说的这次,既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

我是05年到达A城的,一个没有亲友的地方,当时背着背包到达那里的时候,我也是抬头仰望着红得比妮子的脸还厉害的晚霞,一步步变成紫色嘲笑着我。这让我莫名地感到绝望,对这个我一点也不熟悉的城市,也对当初的选择。与父母吵架后跑到了火车站,面对这路线图闭着眼睛指下去,这就是我到的地方。聪明的朋友也就知道了,我的手指落着的地方正是A城。

里身无分文只差一点的我明白在那里必须找点事干,于是先来到一家小餐馆吃饭。我记得当时的我只点了一份奶昔,用你看了一定会恨铁不成钢的速度解决它。在我看似潇洒地结账时,我皱着眉头对服务小姐说,带我去见你们经理。

后来我便在那里端盘子了。直到遇见了休斯·克莱德和他的狗诺奇。虽说我在原来的城市是个小混混,但在A城做服务生的生活也不能改变我的身份。它仍像个烙印一样留在我的胸口,我也不想除掉它。

在我上面一段看似废话的毫无生气的叙述中,你也许会发现一点:自始至终我都没有和家里的人联系。恭喜你答对了。我不想回去。但你也不要以为我是那种无情无义的A级混混,顶多也是C级而已。因为我在每天晚上,在只有15平米的出租屋里,仍然会拿着我的妮子埃米的照片出神;在梦里夜总会遇到我的父母——我是那么地想念他们,但我就是不回去,仅此而已。而另一个证明我是C级混混的一点也正体现在了我与休斯去巴厘岛的动机上:我喜欢与有情义的男人在一起,以此证明我也是和他一样的。

我仍是背着那个背包和休斯去的。它已经破了一个小洞,但正常情况下它不碍事。路费由休斯出。而我也结束了5年的端盘子生活,说实话,我不喜欢那些在客人看起来香气四溢的东西,因为我不仅知道它们的今世,还知道它们的前身。差别那个大啊。虽然内心谴责经理的无良,但还是得硬着头皮走向顾客,而且还要微笑,露出八颗牙齿。

四.

在巴厘岛我们也没干什么事,休斯只是喋喋不休的讲着他的妻子苏珊。他还拿出了她的照片给我看,但我发现她也没休斯所描述的那样漂亮:一头弯曲的夸张的金发,尖削的下巴,嘴唇涂得像一道新鲜的伤口;无论抹了多少白粉都没能掩盖住一美分钱币大小的胎记,这块胎记正长在她的嘴角,看起来像是溃烂——严格来说,这是一个丑陋的女子。我没能装出喜爱的样子,我知道的;因为我发觉一旁看着我的休斯眉毛几乎拧成了一团,“难看是吗?那就别看了。”他一把抢过照片,气呼呼的转身趴着低矮的窗户。我们将在巴厘岛的一家酒店里住一个星期,虽说这家酒店并不出名,但是浓郁的民族色彩让我觉得很愉悦。而我也终于得以换下毛衣与外套,穿上了T恤。即使是冬天这里也是如此暖和。

午饭过后我和休斯便散步去罗维纳海滩。一路上休斯不停的抱怨他一点也不喜欢当地人挫过的牙齿,这让他觉得恐怖。我和诺奇走在他前面,不理会在后面生闷气的休斯。

可是我们失望了。从其他游客口中得知,海豚在清晨5、6点时才会出来觅食。妈的。休斯瞪着他死鱼般的大眼睛踢了踢脚下的沙子。这回是他先走在前面,我和诺奇走在后面。我一边走一边怀疑休斯是否是个路痴。5分钟就可以回到酒店的路程我们走了快半小时。很显然,我的猜想是正确的。沿途的风景很美,我知道,但我们中间谁也没有抬头看看黑牡丹。

当狗开始呼哧呼哧喘气、走在前面的休斯离我们越来越近时,人也越变越少。这使我想问一下路都不行。天色有点案,我没有戴手表,但是可以推测出大概7点半。我的腿每一个关节每走一步就会发出尖叫,好像我一坐下来就会散成一堆零件。

我不行了。我朝着休斯喊。休斯转过身来,我抬头捕捉到他脸上第一次出现的羞愧,但一闪而过。他抬头看了看天,对着远处的灯光说,前面有间屋子,我们到那儿休息吧。

诺奇率先跑了过去。

五.FREAK SHOW

一个女人躺在一个生锈的铁笼里。她的脸上、胸部有无数的伤痕,并且还在流脓。头发上脸上粘了绿色的恶心的东西,整个身体只有半米出一点。手臂、盆骨以下的部位完全被剁去,并且可以看出屠手的技术不怎么样,至少是很粗暴地把它们砍走。眼睛成了一条缝,看样子是被挖掉了。耳朵不断有黄色的液体流出。在地上痛苦的扭动,发出呻吟。

休斯眯着眼睛,带着厌恶的神情盯着这个不堪入目的怪物。他绕着笼子走了一圈,突然惊恐的睁大了眼睛,尖叫起来,身子不住战栗险些栽倒在地。我急忙奔过去扶住了他。顺着他的眼神,我看到那个怪物般的女人嘴角右边有一个红色的胎记。硬币般大小,刺痛了我的眼。

我明白了什么。休斯站直了身子,走到管理处。

希望这是个好结局。我悄悄带走诺奇,走出FREAK SHOW。我在展厅的后面发现了酒店。生活不是迷路,只是被假象迷惑。

我不知道我是怎么睡过去的,只知道醒来后发现地上有一堆烟屁股。休斯在我旁边睡得正香。我叫醒他,问苏珊回来了没有。

什么有没有。根本不是。

我不相信似的看着他。我走出了酒店,来到了FREAK SHOW。我知道一定是她。我在2000年把苏珊·黑茨尔送到巴厘岛,交给FREAK SHOW的人,看着她被人砍掉手脚、挖走眼睛、割掉舌头。以此换取我的生活费用。在此之后我十分后悔,每个礼拜都去教堂忏悔。神父说我有很深的罪孽,那是在我们的原罪上附加的。他讲得很严重,把手贴在我的额头上。每次我都会痛哭失声。那似乎是很久的事情了。

我走进FREAK SHOW,里面的伙计霍金见到我像看到老朋友一样和我打招呼。我挡住他想递过来的香烟,问他最近怎么样。他把手中的烟丢在地上,低声说,苏珊死了。昨晚被人杀死的,不知道是哪个,他娘的。

……

今天有件新货,你要不要?男,美国人,41岁。

好。叫什么?

休斯·克莱德。

END

闭嘴,诺奇。今天的故事讲完了。休斯把狗抱在篮子里,关上灯。

重又回归安静。

链接地址:http://hongdou.gxnews.com.cn/viewthread-3661078.html
有时间有精力有兴趣的人可以进一步查一小下~

不过看了这个倒感觉这个故事更像是一个故事,而不是一个真实发生的事了。貌似是从英文翻译过来的,不过具体是什么样也不知道了……但愿它,只是个故事吧……

相关的回复

在搜索的结果中,有一个论坛吸引了我的注意力,
有人怀着和我同样的疑问发过了帖子问,回贴的人也比较积极和务实,看了之后让我感觉这个故事应该只是个故事,而已。下面引用一些回复:

假的,如果巴厘岛或巴黎发生过这种事,哪怕只是流传过这种事的传闻,那么必然能够在西方的网站上看到蛛丝马迹。但是我在google上用英文搜,完全搜不到。说明这件事不但是编的,而且一开始就使用中文编的

类似的还有之前流传过的海豚人的留言,还给出了图片。但是同样,根本搜不到相关的英文报道。估计是谁在外国色情网站上下了张照片,然后编了个故事

在宋朝的时候,我们管这种文体叫做“传奇”或“笔记”
感觉上很假,跟那种在QQ群上成天群发转发的那种东东一个德行

不过现在的中国传谣信谣的很多,说明了一种民心的不安定,缺乏信任感的心理状态吧
造谣说谎,是一小撮国人的拿手好戏,我十分不屑,又十分无奈!

世界之大,无奇不有。但我想即便是有这等事,也不可能“流行”,顶多只是满足部分人的变态心理。至于大多数人,我想是不忍也不愿相信吧。

地址:

http://bbs.gxsd.com.cn/viewthread.php?tid=153662

尾声

至此心中的小小的疑问和恐惧基本得到了解释和融化——这个故事应该是某人或某些人,闲来无事(或别有用心。问我什么用心?我怎么知道……)杜撰出来的东东,还是仅供娱乐和猎奇。

但愿不要对同学们的幼小心理构成一些伤害或阴影的比较好一些…

Hintay

Hintay

帝王鸽

发表评论

表情 图像 粗体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下划线 块引用 代码